加入收藏  |  设为首页       善从科技      
 
 
玩命,有用不完的力量和洒不尽的汗水

 
他的全部希望在一瞬间崩塌,灰飞烟灭,阵阵的巨痛和绝望,犹如剔骨割肉、挖心抠肺。他强忍悲痛避免彻底崩溃,走上儿子的老路,毕竟他还有个儿子小咪,还有婆娘以及年迈的母亲。玩命,有用不完的力量和洒不尽的汗水
    他严厉招呼哭得死去活来的婆娘“不准哭!不要惊动母亲和邻居,一切后事由他来处理”。
    他死要面子,恐街邻嘲笑他,讥讽他养了个聪明过度的短命鬼,他会木匠,给儿子割了个箧箧,胡乱在乌家坡乱坟窝买了块地,深夜悄悄地把儿子埋了,没有人知道,便静静地陪在儿子的坟前,守候他的生命和希望,不肯离去,尽管天气异常寒冷。
 
 
          三
 
婆娘凄惨的啼哭声夹杂着上气不接下气的抽喘,钢针一般扎着他的心,这种生不如死、恶梦一般的煎熬反而刺激了他的神经,把他唤醒,他恢复了原来的理智,望着坟堆和匍匐在地的婆娘,他确认这是事实,不可逆转,也不再指望是在梦里,顿感这个世界离他是那样遥远,可望而不可及。
 
他扶起婆娘:“起来,人都死了,要怪,只能怪他投错了胎,他看不起我们,嫌弃我们,让他龟儿子一个人滚”!
    婆娘起来,边哭边打开带来的口袋:“我给你带得些包子、馒头和水,你将就吃点,我去找点柴来,烧笼火,向热火了,我们就回去”,二黑子没有反对,没过多久,坟边的火堆又重新燃了起来。两口子面对面地坐着,彼此再也没有语言。
    婆娘看着男人大口大口地吞噬包子和水,心想;他是这样地遭受折磨和落难,如今,头发像个乱鸡窝,脸颊已经凹下去,两个颧骨凸的像两把尖刀,衣服破烂,骨瘦如柴,人魔鬼样,好像风一吹就倒下。
    
    她嫁给这个右手残疾的男人已经十八年多了,她跟本就不了解他,他从来就没有跟她摆谈过心里话,她不知道他是不是看得起她,因为她家在偏僻的农村,她是个拐脚杆,样子又不好看,没人愿意娶她,阴差阳错,她嫁给了这个会挣钱的残疾男人,让她脱离了农村,过上了衣食无忧的生活,还好,她给他生下两个儿子,也算中用争气,不想老天为什么?夺走了她和男人最爱的大儿子......
    “拐拐脚,你坐过来,我有话跟你说”二黑子叫她,婆娘坐了过来;
    “你要记住,我们这些贫苦人家出生的小老百姓,没有任何背景,又有残疾,更没有任何人看得起我们,就像渣滓一样......!要生存,你要靠自己,谁都帮不了你”。
    “有些事,是时候告诉你了,以前没跟你说,是我因为有能力养你和这个家!没必要跟你说,可能以后就不同了!”二黑子开始跟婆娘谈及过去:
    “我是一九五二年腊月来到这个世上,老天不公,落地是个残疾儿,右手畸形,没有手指,屁股没有肛门,后来是开刀割的,父亲灾荒年饿死了。由于缺乏营养我又小、又黑、又瘦,我排行老二,人们才叫我二黑子,很多人背地称我是‘锤锤手’”。
 
 
“我在饱受歧视、嘲笑和屈辱中慢慢长大,虽然残疾,但从未向命运低头屈服。为捍卫尊严,我经常打架斗殴,一身伤痕累累。懂事后,我以顽强的毅力,从小练习左手,配合残疾的右手,达到了我想要做的一切。我只有小学文化,没资格和命读初中、高中甚至大学,就是被残疾剥夺殆尽。但我拼命自学,左手写能画,”
    “我还自学二胡,登上了街道川剧班子二胡伴奏的首席座位,经常组织剧班子演出。我不到十岁就撑起一个家,奉养我的母亲。我学木匠做的家具精美结实,以至于请我的人络绎不绝。我二十岁学做生意靠诚信赚钱”
    “还有我从来就是,见到告花子就给钱,见佛就拜,见庙烧香”。
 
“因为残疾,到了二十八岁,母亲想方设法托人在乡下给我找了你这个媳妇,你虽不中看,脚杆拐,但勤劳、体贴,对我和母亲服侍周到,配我卓卓有余,头胎就给我生了个儿子,隔了三年,你又给我生下二儿,我认为是老天的回报,所以,我感谢你,你是我这一生最大的满足!”!
 
“于是我拼命赚钱,生意越做越大,只身到广西贩运中药材,悄悄地从龙潭江口、贵州铜仁水银矿,贩运水银到黑龙江漠河和山东招远等地,卖给那些个体淘金的,用于分离金子,然后又从这些个体金矿老板手中交换黄金运到内地出手。我经常提起蛇皮子口袋满世界奔跑,寻找商机赚钱,不分白天黑夜,不管春夏秋冬,多次逃脱持刀抢劫。为了儿子和家,我在玩命,有用不完的力量和洒不尽的汗水,这些你都不知道”。

上一篇:科学使用香港挂牌正版彩图智能锁 下一篇:没有了